Skip links

爸爸的床

爸爸的床

演出日期: 十一月 29, 2018

女:我不知道

父:你是不知道还是

女:不知道

父:所以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女: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父:那我也不知道了

女:我也不知道

父:咱们都知道不了了,是吧

“椎·剧场”2019年新戏  《爸爸的床》

【作品】

 在56页长的剧本里,父亲和女儿未曾见面。

他们只是打电话,在电话里交谈、讨论、争吵、沉默。有时候只是语音留言。有时候你打给我,我没有没接到,有时候又是联系不到你。或者又有的时候,只是不想接电话。

对话总是绕着一个似乎能感觉到,却徘徊在它周围的主题进行。不想碰触、不能碰触的时候,只好聊天气。

一个失去了妻子的丈夫,一个失去了母亲的女儿。电话的那边,听不到啜泣与哽咽。同样失去了亲人的两个人,面对悲伤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母亲离世三个月后,父亲已经再婚,他要处理旧家具、旧照片,在重新开始的生活里,新的伴侣需要新的空间。女儿的思念和记忆还留在曾经的那栋房子里,连桌椅碗筷都是她要保留的,只有那张床,她要扔掉。在母亲刚刚去世的那些日子里,在思念最翻涌的深夜里,她曾经躺在父亲的身边,陪他度过最难熬的时光,她曾经和父亲一起躺在那张床上。别的物件都要留在曾经的家里,只有那张床,必须扔掉。然而,父亲却不这么认为……

【演员】

王学圻 饰演 父亲

      导演、演员。2000年,凭借电影《相伴永远》获“华表奖”优秀男演员奖。2008年,在电影《梅兰芳》中,王学圻饰演梅兰芳早年对手十三燕,并凭借该角色分别获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和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2010年,王学圻凭借《十月围城》李玉堂一角,获得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男主角,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奖最佳男演员奖,长春电影节金鹿奖最佳男主角奖,以及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杨壹童 饰演 女儿

      2007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在校期间拍摄了电视剧:《莫让情两年》《皇上二大爷》、电影:《天使的翅膀》《葵花子》。2010年杨壹童暂别演艺圈,出国游学。2012年出演了革命题材剧《兵出潼关》和《燃烧的花朵》。2014年参演都市爱情励志偶像剧《一见不钟情》。 2016年出演都市情感励志剧《好运来临》。2017年,出演都市情感剧《深夜食堂》。2017年出演都市年代情感剧《我的青春遇见你》、《失控》

【导演】

马丁·恩格 

Martin Engler

      1967年出生于德国,曾就读于柏林“恩斯特·布什”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以演员、歌手、作曲、戏剧导演、有声书朗读者、有声书导演的身份活跃在德语及法语区舞台上。2000年起,他在剧场工作之外也担任“恩斯特·布什”表演系教师。马丁·恩格是在戏剧导演中对声音尤其敏感的一位,音乐在他的观念里不止是旋律,不同声音的组合会调动人体感官的不同记忆和体验。参与过150多部有声书制作的他,对声音表达的细节尤为关注,对于《爸爸的床》这样一个甚至需要对一声叹息的发音部位进行细节处理的剧本,马丁·恩格无疑是最合适的导演。在目前的创作构想中,他会在舞台上建造一座记忆博物馆,将会为本剧带来一场声音和画面的蒙太奇

【舞美设计】

塞昉·雷枚

Stéphane Laimé

      1966年出生于法国,中学毕业后为了对音乐和艺术的追求离开家乡,从未在专业院校接受过艺术相关教育,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一路在实践中积攒的经验”。雷枚早期做过演唱会、电影布景。后来开始担任罗伯特·威尔逊、吕克·邦迪等导演作品的舞美助理。与德国导演杨博瑟(Jan Bosse)的相识成为了他独立担纲舞美设计的开端,1997年起,杨博瑟的每一部作品都由雷枚担任舞美,他的工作足迹遍及苏黎世话剧院、柏林高尔基剧院、汉堡塔利亚剧院、慕尼黑室内剧院、维也纳城堡剧院等各大舞台。在与杨博瑟的合作之外,他还与普赫、奥斯特迈耶等合作。2007年,雷枚获得了内斯托尔戏剧奖、2008年获得欧普斯奖,2011年,他为导演普赫的作品《推销员之死》设计的欧洲五十年代风格的舞台为他赢得了“年度最佳舞美“称号

【音效设计】

严嘉庆

19岁开始身兼Radio DJ 和Club DJ,在欧洲发行多张电子音乐唱片,是上海电子音乐的最早几位带领者之一

【灯光设计】

谭华

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灯光设计硕士,伦敦大学皇家中央戏剧与演讲学院舞台美术硕士,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灯光设计专业讲师,获中国荷花奖、上海舞美协会等最佳灯光设计奖

【平面设计】

戴炜   

      上海戏剧学院艺术学视觉艺术专业硕士。上海戏剧学院创意学院视觉传达专业教师,视觉导演,舞台设计。美国亚洲文化协会(Asian Cultural Council)2012年专项奖助金获得者

 

【上海站观众&媒体热评】

微博观众 蔡艺芸——

赶上了《爸爸的床》上海最后一场,椎剧场出品,王学圻主演,荷兰编剧,德国导演。第一次看椎剧场的戏,有惊喜(之前错过王传君的《抄写员巴特比》)导演把两个人的戏排得妙趣横生,节奏感极好,看评论说看不懂中间舞蹈部分和打拳部分,我的天,这是基本的导演语汇和手法呀,我们的观众还在说“看不看得懂”真的有点落伍了,任何一个作品你去感受就好了,没必要纠结这里什么意思,那里为啥要那么干。欧洲美国四十几年前就解决这些问题了,只能说我们的艺术教育任重而道远。

王学圻是个好演员,有气场,台词形体都非常好,女演员也不错。箱子的运用是亮点,紧扣这部戏的核心,最后父女俩终于打破隔阂,推翻所有箱子,哭了😢。

 

微博观众 少女桑尼sunny——

《爸爸的床》延续了“椎·剧场”一如既往的,简单的,象征性的,又充满现代审美艺术感的道具和舞台展现,是特别动人特别真实的一部戏,情感拿捏得特别到位,多一分就不真实了,少一分就不动人了。

这部戏题材立意特别“小”,特别普通,就是父女之间的沟通,说不出的理解不了的隔阂。可是这样一个“小故事”也可以艺术性地戏剧性地好好地讲出来,讲圆满。

看剧的时候,心就像被一根细细的绳子牵着,提起来一点点然后放下去,紧绷一点点然后松来开,最后绳子高高提起紧紧绷起,啪,释放了。

 

微博观众 趴普莉卡——

来看戏的人好多。想想毕竟有王学圻,坐满了也正常,出乎意料的是这么安静和“枯燥”的剧,观众席几乎没有亮着的手机屏幕也没有电话声。“·剧场真的是小剧场里把艺术性和商业性平衡的特别好的典范,给文本戏培养了一群好观众。

刚开始觉得前半场平,在好几段重复的台词里没有感受到一层一层递进的感觉。但是后半场的节奏卡的特好,都没太注意看了些什么就光顾着哭了。还能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最后讨论要不要把爸爸的床扔掉,王学圻老师那几“不行”,说到心里去了,完全松下来放下来的语气比用多少劲都感动人,一下就解释了之前看似冷漠的态度,这种线条感太厉害了… 一个半小时的文本剧没让观众分神,特棒。

 

微博观众 是你的西兰花呀——

很开心今年话剧的开年戏是《爸爸的床》。怎么说呢,本来不想写这个戏的repo,因为真的回忆他会让我感到十分的痛苦。为什么呢?因为他不经意间又触及到我的一些很伤感的部分,触及到了曾经那次被遗弃的感觉。但是又真的很想写些什么,因为他的不论是用圆舞曲来表现父女两人的争吵,亦或者是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盒子里开出来是什么的惊喜,都十分让人感觉分分钟值回票价。

父女两人在刚分离的时候两人都尴尬得彼此问好,试图保有交流,但又总是文不达意所以一次次来来回回的推拉,一次次来来回回的争吵,最后两人的生活开始出现分叉,开始渐行渐远,期间女儿总是觉得父亲不懂她,父亲总是觉得女儿无理取闹,彼此的话中话彼此根本get不到。太过相似的经历让我想起了我之前的那段过去的恋情,不过两者比较不同的也就只有,父亲和女儿仍然保有情感的联系,还保有最后不可分割的交集,而我和那个人,则是,转身了,交集反复终于渐行渐远了,那就不要再见面了,好。所以这个本子真的很好,哪哪都适用。

所以,看到最后,其实一度想要逃离剧场,因为果然只要再触及到我那段记忆,还是会不由自主得情绪崩溃……虽然我觉得不应该。虽然最后,父女和解了,推翻了代表隔阂的墙,但是在和解之前,我已经陷进去了……啊,我真是一个不合格的观众。

 

微博观众 云间有路——

新年的第一场演出从王学圻老师开始:《爸爸的床》。真真好福气啊!

本来只是冲着王学圻老师,谁知这部戏剧本好,导演好,特别是导演,他的巧思让文本在舞台上立了起来。文本上通篇就是父女打电话,到了舞台空间,肯定不能干打电话。舞台上的纸箱子用得太妙了,和中国戏曲的道具殊途同归。还有最后的结尾用突如其来的大黑暗让剧情嘎然而止,我也非常喜欢。欧式的简约大气。

王学圻老师的表演内敛深沉,静水深流,举重若轻,让父亲的形象真实丰满有力。我没白崇拜他。当然年轻的出品人最厉害,主创都是她选的。有眼光有见地,这是顶顶要紧的。

 

微博观众 珊莳——

女人来自金星,男人来自火星。女儿失去了母亲,男人失去了妻子,明明失去的是同一个人,可他们对于失去的理解就像白天与黑夜,相隔若干个时区。一切隔阂均源于“沟通”二字,话说开了,心就打开了,那堵墙也就坍塌了。

 

媒体 有染和他的好朋友们——

#爸爸的床# =荷兰剧本X德国导演X中国演员X法国舞美

父女之间交流的鸿沟和无处找寻话题、不知从何说起,”却道天凉好个秋”;都凝聚在了大大小小纸箱堆砌起的围墙之中。

大抵是每个人都有过情感相融却沟通不顺的折磨,多多少少能代入自己。

王学圻老师人帅、词好、演技棒,其中有一段RAP很吸睛。

该作品由@椎剧场 出品,是其第八个作品。

 

媒体 安妮看戏——

上海“椎·剧场”的第八个国际制作选择了荷兰剧作家Magne van den Berg的超高难度文本《爸爸的床》,难度在于,剧本仅由一对父女的24通电话组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舞台提示——我们不知道两个角色是什么人、住在哪里、多大年纪、每一通电话相隔多长时间……初读起来会觉得对话异常枯燥无聊,男人失去了妻子,女孩儿失去了妈妈,俩人就聊天气,以及日常琐碎的小事。

德国导演与法国舞台设计为剧本添加了丰富的行动,让对话中的语义明晰起来,对于观众来说,坐在剧场里有一种近乎解谜的游戏感:我们渴望了解他们,而到最后才隐隐觉得,这一切似乎都不重要,因为两个人的情绪早已传达给我们浓重的感觉,如低温烫伤,绵延不绝。

王学圻在剧中饰演的父亲格外出色,不是他平时影视剧里那种“特有范儿”的出色,是举重若轻“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出色。在这个几乎不为演员提供支点的作品中,他与杨壹童处于围城内外,各自焦虑——两种风格,两种情绪,在这出安静的戏里对撞,释放出巨大能量。近年来,几位优秀的男演员为中国大陆的戏剧舞台贡献了具有反思意义的精彩表演,如2017《酗酒者莫非》中的王学兵,2018《抄写员巴特比》中的王传君,现在,可以再加上2019《爸爸的床》中的王学圻。

上海“椎·剧场”的戏做到第8个,在剧本选择、演员要求、制作模式等方面一直积极探索,值得行业关注。

【剧照】

摄影:尹雪峰

Return to top of page